司糖炒栗子

【零凛】盲凛月与吸血零1

“哒,哒,哒”

突兀的脚步声响在昏暗幽静的走廊上。

”哈,哈,哈~”

俊美无匹的男人虚弱的靠着墙壁移动,右手紧按着的腰腹那流出汩汩鲜血。

“真没想到吾堂堂一个吸血鬼之王竟然被暗算成这样,还真是难堪啊,嘶…这股刺鼻的味道,吾现在应该在人类所说的医院吧。”

他面上带着一丝嘲笑,如红宝石般的眼眸锐利的扫视着周围。

“没办法了,只好躲在这儿勉强度过一夜吧,对吾这个老年人来说,睡不到自己心爱的棺材可是对睡眠质量不好的啊。”

说着他走到走廊尽头,打开一扇门

“吱呀”

吸血鬼没想到里面竟然有人。

“你是谁?”

说话的是个少年,月光像纱巾般笼罩在病床上的少年,少年直挺挺的躺在病床上,纯黑柔软的长刘海搭在覆盖眼睛的绷带上。像个受伤的病天使。

吸血鬼看呆了,忘记本来应该关门离开说对不起我走错了的话语。

“你受伤了”

吸血鬼回过神来,“你怎么知道。可别告诉吾汝可以透过绷带看到吾。”

少年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微笑,指指自己的鼻子,“我的嗅觉灵敏。经常发现那里来了新的蛋糕,然后偷吃别人带来的蛋糕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”

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

“你的血太刺鼻了,待会值班的护士发现就不好了。”

吸血鬼明白了少年的用意,向他靠近。走到床边时,掀起沾满鲜血的衣服。拉起少年细嫩的手抚摸上那块皮肉展开的伤口。

少年抚着那块伤口久久没有动静,吸血鬼正欲开口问道。

“好痛啊,你受了伤,肯定很痛吧。”覆盖少年眼睛的绷带像是被水打湿了一般,深一块浅一块的泪痕。

吸血鬼愣了,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为他而担心,这种有人关心着自己的感觉真的很奇妙。语气不由得放柔些,“没事的,因为吾可是不死的吸血鬼哦!”

“哥哥是吸血鬼吗?”

“哥哥?”

“嗯,哥哥好厉害,我只听别人说过,没想到今天终于遇到了!”

吸血鬼不知怎么解释,是人类还是吸血鬼,早在他出生前就已经决定了。至于这声哥哥的称呼,倒是挺好听的。

少年把缠着自己的绷带解下。

“你看不见吗?”

“嗯,天生的。”

“难过吗?”

“难过,因为像这样没办法看到哥哥你。总觉得难过。”

吸血鬼的心好像被揪了一下,悲伤的无法说话来安慰他。”

“开完笑的,我一点都不难过,真的,哥哥。”

说着少年张开眼睛,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,那是一双钟灵天下之秀的眼眸。由于刚刚哭过,瑰丽如红的眼眸好似带有雾气,因为眼盲眼睛有钟失神的感觉,看着使人心生怜爱———为什么偏偏是这样完美的人要遭受这种痛苦。

吸血鬼这么想着,少年用熟练的动作帮自己绑上绷带。

“人类,汝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凛月,朔间凛月。你呢?”

“零,万物始于零,吾为开始,也为结束。”

“既然汝叫吾一声哥哥,那吾即跟汝共享一个姓氏。”

“吾叫零,朔间零。”

(未完)

==≠================我是分界线==============

第一次写文,渣笔,勿喷。




评论(1)

热度(24)